三大交易所“汇融”大湾区

2019 09/17 04:11

全文共2412

VCG111133569812_030912.jpg

经过半年的准备,上海证券交易所南方中心正式在广州开门营业,至此,粤港澳大湾区集齐港交所、深交所、上交所三大证券交易所。

9月1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南方中心(以下简称“上交所南方中心”)开业活动暨科创板系列培训在广州举行。活动现场,广州市政府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签署《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南方中心建设战略合作备忘录》。

今年3月1日,上交所南方中心在广州举行了揭牌仪式,经过半年的前期准备,目前各项启动工作已顺利完成。上交所南方中心的办公地点位于珠江城大厦58层,在中秋节假日前,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上交所南方中心办公环境装饰整洁,桌椅摆放整齐,但桌上没有办公用品,也无人员在此办公。

一位值班行政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10号的开业活动结束后,工作人员都回上海总部去了,等中秋节后回来办公,第一批将有10个人左右,后面会增扩至多少就不清楚了。”据办公地摆放的工位估算,大概容纳30人。

据上交所南方中心介绍,上交所南方中心旨在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近距离对接市场需求,打造地方政府、交易所、企业多方共赢的综合性服务平台。

“上交所南方中心对广州完善其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有很大帮助,同时,上交所南方中心和港交所、深交所齐聚大湾区,提升了大湾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供给能力,健全了大湾区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结构,尤其是对大湾区建设国际金融枢纽有非常大的助力作用。”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五大功能服务湾区实体经济

据上交所南方中心介绍,上交所南方中心立足广州、面向珠三角、辐射包括广东、福建、海南等在内的南方地区,重点服务粤港澳大湾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海南自由贸易港等国家战略,助力广东、福建、海南等南方地区资本市场发展。

为了给南方地区提供全方位的资本市场服务,上交所南方中心为自己制定了五个方面的功能,包括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支持上市公司市场化并购重组;培育新经济企业和科技创新型企业;加强投资者教育;完善金融设施基础建设。

“这些功能基本上也是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新财董并购咨询创始人彭钦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让非上市企业上市融资,让上市以后的企业并购重组,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

上交所南方中心扎根广州,将深入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和广州现代金融体系建设。近年来广州的金融国际“显示度”不断创新高,2018年9月,在第24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中,全球共100个金融中心进入榜单,广州排名第19位。

虽然广州的金融地位在不断地提高,但与深圳、香港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

“相较于香港、深圳,广州的资本市场相对薄弱,主要原因是缺少证券交易所,上交所南方中心落户广州,正填补了这一空白。”申明浩解释,“这对广州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有很大的助力作用。”

“不仅如此,上交所南方中心还可以对接大湾区内的新经济企业和科技创新型企业到资本市场,鼓励企业的发展,激活资本市场的活力。”申明浩说,广州地区科技企业的发展势头不容小觑。据广州市科创委,2018年,广州市高新技术企业总数突破1万家,稳居全国第三,科技创新企业超过20万家。

“资本市场的威力在于它能够短时间内聚集数以亿元计的融资金额,注入某个企业,使其短时间内做大做强。”彭钦文解释,资金、政策、资源向龙头企业倾斜的同时,也会向该领域的产业倾斜,“这对战略新兴产业的转型升级是非常有好处的。”

自上交所南方中心成立以来,服务覆盖区域共有6家企业申报主板、29家企业申报科创板,新增3家主板上市公司、5家科创板上市公司。

上交所南方中心为企业的融资上市提供金融的设施的便利服务的同时,也增强了上交所和深圳、香港等金融中心的合作,有助于上交所的国际化发展。

三大交易所“竞合”

随着上交所南方中心落户广州,上交所资本市场服务基地达到了14家,形成辐射东部、西部、南部、北部和中部地区的服务网络。

“上交所希望将好的企业资源储备起来,将当地的优秀企业引到上交所挂牌上市,深交所也在这样做。”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会打破地域的限制,使得沪深交易所之间的竞争更加充分,每家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条件和性质来选择上市地。”

过去,深交所和上交所之间在业务上有协同分工。“相对来讲,主板的企业、大型的企业、蓝筹的企业,都会在上交所上市。深交所的中小板,创业板的企业相对比较多。”彭钦文说。深圳的中小板和创业板的企业相对来讲规模比较小,数量比较多,所以深交所在服务中小企业方面,如上市资源的挖掘与推广,“比上交所做得更细致,更有创新的想法”。

随着科创板的开板,“上交所服务中小企业的职能也需要进一步地加强,”彭钦文认为,站在交易所的角度,上交所在进一步地完善自己的功能和服务体系,这是值得肯定的。

与此同时,在上交所科创板成功开板后,深交所的创业板改革的声音甚嚣尘上。

“未来,深交所创业板改革后,创业板的上市资源的定位,跟上海的科创板之间会不会有重叠,会不会存在对上市资源的争夺?”彭钦文认为,当前,上交所先从广州这个企业资源很丰富的地区做好服务,有利于未来“笼络”更多的优质的企业资源到上交所上市。

在沪深交易所的格局下,港交所面临同样的问题。董登新认为,港交所在上市资源和后备企业方面和沪深交易所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因为港交所上市资源大部分来自内地。“同时,港交所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际市场,它更有资格和欧洲市场、美洲市场、东南亚市场对接,港交所向外拓展自己的市场空间余地更大。”

上交所和深交所、港交所之间,是合作与竞争共存,这样有利于三方取长补短、相互借鉴,有利于各自的服务质量和制度体系的健全提升,申明浩认为。

“总体来讲,沪深港三地市场都属于中国资本市场,它们存在一定的分工、合作、竞争。同时,它们作为中国的三大市场,又统一拓展国际市场的空间,扩大国际化的视野范围,所以在这个方面,沪深港交易所又是一致的。”董登新补充说道。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