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
为了见证 为了建设
财经 03月08日
上市公司成25地政府工作报告关键词 增量成多地年度“小目标”
邓宇晨 欧阳甜怡

1280401201.jpg

全国两会期间,备受关注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查。“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多次提及资本市场,所涉及内容包括“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全面实行注册制”“畅通科技型企业国内上市融资渠道”等。

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石。近年,A股上市公司的数量和规模不断发展壮大,已成为推动企业改革和带动行业成长的中坚力量。

上市公司既是当地经济的“基本盘”,也是地方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区域内上市公司数量的多少,不仅直接反映当地的经济实力,也能够侧面展现地方营商环境和企业活力等指标。

因此,上市公司成为不少省市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屡屡提及的内容。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除却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外,在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中,仅6个地区没有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有关上市公司内容。

其中,大部分省市均将2020年新增上市公司数量作为经济领域的“成绩单”;亦有部分省市,如宁夏回族自治区、四川、浙江等地,直接列明了2021年区域内新增上市公司的数量目标。

据统计,陕西和江西两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5次“上市”,位列第一;浙江、安徽、吉林三省则提及过4次“上市”,排名第二。

3月5日,经济学者宋清辉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的背景下,A股上市公司整体上仍呈现出稳中有增、分红金额再创新高等诸多特点,显示出其蓬勃的生命力。

“今年A股上市公司韧性将会更强,或会呈现加快发展的良好趋势,预计今年上市公司全年的业绩情况将会有一个质的增长。”宋清辉说。

东西部差距仍明显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A股上市公司共有4140家。其中,广东、浙江、江苏三省的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675家、517家和481家。三省上市公司的数量合计占A股市场的40.4%。

浙江在《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加大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力度,新增上市公司50家以上。广东和江苏则未设立新增上市公司的数量目标。

上市公司数量最少的三个地区分别为青海、宁夏回族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三地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12家、14家和20家。

宁夏回族自治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2021年将着力加强金融支持,注重银政企联动,鼓励发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全年新增贷款600亿元以上,再有2-3家企业上市。青海表示,将用好多层次资本市场,推动条件成熟企业上市融资。

清晖智库的数据显示,东西部上市公司总市值比为9:1,无论是上市公司数量还是规模都存在较大差异。

3月5日,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西部上市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实现自己在核心技术领域上的突破,关键在于创新能力和市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尤其是人才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差异,东西部地区的差异会格外明显。”江瀚表示。

“东西部企业要加强公司规范性治理,为将来能够达到IPO条件做铺垫。”宋清辉表示,“同时,企业要改变落后的上市观念,提高市场化程度。”

VCG111295514845.jpg

多地加速推动企业上市计划

在黑龙江、吉林、四川、江西、上海等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披露了提升当地上市公司数量的“行动”或“计划”。

江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实施企业上市“映山红行动”升级计划,新增上市公司10家左右,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黑龙江表示,将深入实施紫丁香计划,培育上市后备企业,支持企业上市直接融资;四川提出,推进“五千五百”上市行动计划,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湖南则表示,将深入实施企业上市“破零倍增”计划,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也有部分省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制定了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的目标。

2020年,湖北新增9家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总数量达114家,在各省市中排名第11。湖北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扩大直接融资比重,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力争新增上市公司数量比上年翻番。

2020年,吉林新增上市及过会公司共6家,打破了“3年零上市”的局面,完成了企业上市“保3争6”目标任务。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吉林表示,将持续开展企业上市驱动工程,力争实现“保6争9”公司上市目标。

随着科创板市值的不断攀升,如何培育科技上市公司也被各省市纳入议程之中。

上海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截至2020年底,上海有科创板上市企业215家,上海上市企业融资额、总市值均居全国首位,未来,上海将大力推进“浦江之光”行动,加快培育一批“硬科技”企业科创板上市;福建表示,将探索科技型企业金融服务新模式,加大种子企业储备和上市扶持力度;重庆则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支持科技企业上市。

宋清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上市公司被提及的频率和扶植力度远超从前,这会带来一系列显著影响,其中可能出现“鱼龙混杂”“滥竽充数”的情况。

“政府对上市的态度应该是鼓励、指导、扶持,而不是强制性任务。”宋清辉表示。

VCG111198594701.jpg

将维持“宽进严出”

对于部分经济发达的省市而言,如何化解属地上市公司存在的风险也是其面临的难题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广东和浙江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有提及在2020年初步化解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

广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20年,“稳妥化解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圆满完成广国投破产清算工作”;浙江则表示,2020年,经济金融领域重大风险有效防控,企业债券违约风险、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和企业“两链”风险稳步化解。

北京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则表示,下一步将做好私募投资基金、债券违约、上市公司退市等风险防范和处置工作。

江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将会是一个“宽进严出”的状态。

“上市不困难,关键是未来如何让上市公司能够健康的退市。只有把退市机制做清楚了,才是上市公司良性发展的关键。”江瀚说。

与此同时,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股权交易中心亦在多地《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

甘肃表示,要办好甘肃股权交易中心;福建则表示,要支持台资企业在内地上市,推进海峡股权交易中心“台资板”创新试点;安徽则指出,要扩大省区域性股权市场挂牌企业融资覆盖率。

3月5日,甬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许维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注册制牛市并非是“鸡犬升天”的估值牛市,而是中国直接融资规模的牛市。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A股IPO估值水平可谓“牛气冲天”,对拟上市企业的正向激励作用很大,值得监管机构和市场投资者共同呵护。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VC、PE、Pre-IPO投资机会,这都是注册制牛市的一部分,也是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之路。”许维鸿称。

编辑 朱白
打开时代周报APP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