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
为了见证 为了建设
财经 03月08日
全国人大代表王天宇:降低中小银行税费、支持多渠道补充资本
黄嘉祥

微信图片_20210304143524.jpg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要求金融机构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并要求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 

“当前,小微企业经营面临较大困难,风险不断暴露。中小银行是服务小微企业的主力军,发展受到明显影响,盈利能力下降,资本补充压力较大,不良资产规模明显上升,经营发展面临一些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在《关于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税费的建议》议案中表示。 

王天宇表示,中小银行作为地方金融机构,持续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效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助力国家“六稳”“六保”政策的实现。不过,中小银行对社会减费让利导致自身经营压力较大,且部分有利于中小银行发展的政策已经到期。 

今年全国两会,王天宇提交了三份与中小银行发展相关的议案。他建议,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税费,加快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降低税费、加大处置不良 

“在中小银行大力为小微企业减费让利的同时,有关部门应能够降低其税费水平,充分发挥其支持小微基因和优势,推动其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王天宇表示。 

基于此,王天宇建议,延续财税(2018)91号文对小型企业、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免征增值税政策;延续财税(2017)77号文对金融业金融机构与小型企业、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政策;延续实施财税(2018)164号文全年一次性奖金不并入综合所得税收优惠政策。 

“为提高中小银行服务地方实体经济的能力,考虑中小银行实际费率情况,建议阶段性减免或降低中小银行费率标准,存款保险费率根据各家银行的经营状况进行动态调整。”王天宇称。 

此外,化解不良资产既是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的重要内容,也是监管部门维护金融稳定、防范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举措。数据显示,202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处置不良资产3.02万亿元,2017年至2020年处置不良贷款规模超过之前12年总和。 

王天宇在《关于加快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建议》中表示,近年来,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叠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企业风险不断暴露,债券市场违约多发,城投平台债务问题突出,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面临较大压力。 

“作为我国金融体系重要组成部分,中小银行也是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环节;继续做好不良资产处置,探索不良资产处置渠道,对中小银行健康可发展尤为关键。”王天宇表示,当前,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面临着众多制约,如风险抵补能力较弱、不良资产处置手段单一,以及司法处置效率较低。 

基于此,王天宇提出了四项建议: 

一是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建议放宽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化准入标准,推动不良资产证券化发展,进一步修改完善《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给予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自主权。 

二是提升不良资产处置司法诉讼效率。建议加快推进金融法制改革,构建法院与中小银行长效联络机制,建立金融案件专项处理机制,打造被执行人执行威慑机制。 

三是建设不良资产交易平台。建议由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牵头,搭建全国统一标准的不良资产互联网处置平台,将其打造为不良资产处置、信息发布、交易撮合为一体的综合型平台,将不良资产变废为宝;提高标的资产透明度和披露信息的标准化,保证平台交易透明可靠,提升不良资产的交易效率。 

四是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建议对中小银行涉诉抵押资产增值税及附加、契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等税款,由纳税义务人依法缴纳;简化中小银行贷款损失税前扣除申报程序;针对中小银行新增的民营、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给予一定比例财政补贴,专项用于化解民营、小微企业不良资产。 

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金融监管部门不断探索资本工具创新,近年来先后推出永续债及推动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等。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得到拓宽,资本补充压力得到一定缓解。 

疫情对中小银行业带来了明显影响。一方面中小银行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信贷投放明显加快,这需要补充资本以支持其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对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带来了一定冲击,不良资产规模有所上升,资本紧张问题更加突出,资本补充的急迫性明显增强。 

“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长效机制还未完全建立,新的制度安排还不完善,仍受多方面因素限制,资本补充难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以解决。”王天宇表示。 

微信图片_20210308171018.jpg

王天宇指出,中小银行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的途径变窄,净利润增速放缓,不良资产不断侵蚀利润留存;同时,中小银行外部资本补充渠道受限,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单一且缺乏效率,其他资本补充工具作用有限。中小银行资产质量、经营水平参差不齐,能够使用的资本工具有限。 

基于此,王天宇建议,推动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发行的差异化监管。中小银行数量众多,面临着不同的资本补充压力,不同风险暴露程度,需要采用差异化、多渠道的资本补充途径。建议综合考虑资产规模、盈利能力等指标,对中小银行的分类进一步细化;同时,建议对于同一资本补充工具,针对不同分类中小银行,设定不同的发行标准和审批要求,出台更具体、更适用中小银行的操作细则。 

“进一步优化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具。” 王天宇建议,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给予进一步的流动性支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适当提高中小银行自营投资资本补充债券的限制比例,扩大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债券的投资主体和投资规模,放宽基金管理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投资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债券的条件。 

王天宇还建议,完善中小银行发行可转债的市场安排,将银行业信贷资产流转中心作为非上市银行可转债和转股后股权的全国集中交易平台,提升中小银行可转债和转股后股权交易的活跃度;同时,建议支持中小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降低风险加权资产,缩小其资本充足率的分母,从而提高资本充足率。 

此外,王天宇建议,完善地方债补充机制并进一步加大发行规模。希望今年扩大地方债发行规模,解决中小银行资本金问题,帮助中小银行快速化解风险。同时,建议平衡地方债发行规模配置,不单要补充风险较高的农村商业银行,对民营、小微企业有支持能力、风险可控的城商行,也应给予一定额度支持。

编辑 梁柯志
打开时代周报APP 阅读全文